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swaying2018~2022成衣系列针织女装大赏

作者: 时间:2022-01-05 12:24 阅读:2571 标签: 女士毛衣 针织设计师 针织女装 品牌毛衣

因为有Swaying这样的品牌,

针织被不断赋予新的可能。

「我对针织的感知似乎是浑然天成的,

我可以想象穿针引线的过程,

也可以想象一件针织衣物成型后的模样~」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

羊绒从原料到纱线再到针织成衣

整个过程需要大大小小120多道工序。」

「我们从一开始就坚持

“做一个有思想的、专注于针织的品牌”这个理念」

……


品牌Swaying简介


▼品牌Swaying简介


创立于2017年的中国独立设计师品牌swaying,源于设计师的面料设计背景,和对于针织触感的迷恋与细节的执着,通过视觉语言、不同材料的结合、针织结构的变化,有形地表达每次灵感下无形的感受和情绪,并重现品牌追随的温柔且坚韧的独立女性形象。针织女装及面料设计师黄莎莎,本科曾就读于英国伦敦时装学院时装面料专业,2017年取得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针织女装专业硕士学位,本科及研究生毕业的作品曾两次入选2014及2017年Vogue Italia和Vogue Talents。做针织设计对于黄莎莎来说,也是一个治愈的过程,它和传统时装最大的不同是,针织是从创造面料开始的,希望可以通过针织温柔触感传递出每一季的情绪。


1641384338.61d58992c4252.jpeg


▼设计师黄莎莎专注于探索针织与身体的关联,讲述有温度的故事


黄莎莎出生、成长于厦门,这座城市位于福建省东南部,其海岸线蜿蜒曲折,港区内群山环抱,亚热带海洋性气候使得海水终年不冻。同时,这里也是中国首批实行对外开放的四个经济特区之一,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关键支点,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让厦门四季如春,秋冬的痕迹被隐匿,季节流转、万物迁移的自然规律在这里似乎并不全然成立。在黄莎莎的家乡,衣物的功能却是不完全的,在北方人手一件的毛衣,在厦门却并不常见。

“我们家的小孩特别多,所以妈妈请了一个家教老师带我们,她是哈尔滨人,特别会织毛衣。”当时,家教老师会按照汇总了各式编织花样的图册织毛衣,虽然不是什么时兴的风格,却令黄莎莎记忆犹新,“我当时得到了一件带有圣诞节元素的白色马海毛毛衣。”黄莎莎回忆道。后来,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习平面设计时,她的一位同学经常在冬天穿自己妈妈打的毛线背心,“我当时很羡慕她,也觉得这种衣物特别不可思议,能完全贴合人的身体,继而产生温度。”年少时的经历让她对针织产生了特殊的情感,而这种情感更多基于一种夹带着渴望的好奇。为了进一步贴近这种工艺,黄莎莎毅然决定出国攻读服装设计。她在伦敦时装学院重新读了一次本科,花费了近6年时间去理解针织之于时装的特殊意义。当问及选择成为一名针织女装设计师的其他原因时,她不假思索地答道:“我对针织的感知似乎是浑然天成的,我可以想象穿针引线的过程,也可以想象一件针织衣物成型后的模样。”

小时候,黄莎莎时常会去母亲的服装加工厂,车间里机器运转的声音与剪裁布料时的撕拉声相互交杂,回响在她的耳边。家庭的影响加上扎实的平面设计基础,使得她对面料有着更为敏锐的感知力。在皇家艺术学院攻读硕士期间,她会去伦敦大大小小的市场收集面料,对针织相关的一切都如数家珍。她也经常会在工作室独自中待到凌晨,几乎完全沉浸在纱线的世界中,在机器前穿针引线的动作令她着迷,“工作室里有一台粗针的机器,一台细针的机器,大家似乎默认这两台机器是我的。”黄莎莎笑着说。

毕业后,她在Labelhood发布了自己的毕业设计(labelhood=蕾虎,是中国的一家支持独立设计的买手店),那时用的还是“SHA SHA WONG”这个名字。尽管用设计师的名字作为品牌名是时尚界长久以来的传统,但黄莎莎还是认为这个名字不够接近针织本身。在出道后的首个系列正式发布前,她想过用纱线的克度或针织物的重量作为品牌名,又在一瞬间想起自己独自在工作室中与纱线共舞的岁月,“那是我最享受的时刻,也是我最接近针织的时刻。”于是,“Swaying”这个名字诞生了,意指织机左右摇摆时的样子。

黄莎莎对于针织的探索,更专注于它的原生价值,即针织与身体的关联,Swaying每一季设计都通过该主题环环相连。时装为了穿着而设计,因此与身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之所以吸引人,通常不仅是因为华美的外观,更因为其布料和剪裁。正如哲学家Merleau Ponty提出的那样,时尚不仅是一种美学或符号现象,更是一种体感经验。尽管针织比其他面料更加贴近我们的肉身,这类服装却因季节限制而无法成为市场上的常青产品,黄莎莎对此深有感触,“在做第二季的春夏系列时,当买手们听到‘针织’二字时,瞬间就丧失了兴趣,因为消费者并不会在春夏时节为此买单。”

为改变这一现状,黄莎莎引入了冷感纱线,让衣物显得更为轻薄和透亮,但这种纱线的报废率相对较高,所匹配的针型十分细窄,制作工时和费用也随之增加。此外,为了对可持续时尚这一热门议题作出回应,她开始选用由回收棉制成的纱线。为了让市场认可Swaying的针织设计,她调整了衣服的尺寸和轻薄度,“每次参加完 Showroom之后我们都会得到大量反馈,在悉心消化来自各方的称赞或建议时,我会判断哪些是需要改进的,哪些是我应该一直坚持的。”黄莎莎总结道。

她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使得针织服装在一年四季的任何时段都可以存在于衣橱中,同时让消费者清晰地认识到,针织服装不会暴露身材缺陷,更不会被温度所限制。“我们现在的设计走向了两个端点,一种趋于传统,一种指向当下。”毋庸置疑的是,正因为有Swaying这样的品牌存在,针织才会不断被赋予新的可能。Swaying每一个系列都仿佛是一块拼图,黄莎莎将它们拾起、重组、扩展,一步步扩大针织的包容性,向世人娓娓道来它的多元内涵。


1641384695.61d58af71409d.jpg


▼各访谈节选


问:这次设计的灵感是什么?

答:这次设计(见下图)的灵感延续了我们2019春夏系列的主题“身体的庇护所”。在当下社会环境里,许多人都会产生一种强烈的不安和焦虑感,因此我希望透过舒适的质感和宽松的廓形,给穿着者带来一种安全感。


问:这次的设计你想传达什么?

答:Swaying一直以来的设计理念和一件表达都是遵循着将现代女性坚毅、职业化的外表与温暖、柔软的内心结合起来的标准。我们希望表达一种来自温柔的力量,也许是无声的、内在的,那种柔软的坚定,恰如我们的作品一样。这次我还把未纺织成纱线的羊绒原条拼到开衫和连衣裙上,随着长时间的穿着,羊绒毛羽会慢慢飘落,实穿的同时又很有诗意的美感。


问:作为专供针织设计的设计师,通过这次合作,你对羊绒面料有什么新的认知嘛?

答:羊绒独特的质感和那种与生俱来的“高级感”是无可替代的。因为这次合作,还特别去了鄂尔多斯,收获颇丰。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羊绒从原料到纱线再到针织成衣整个过程需要大大小小120多道工序。这让更加尊重和珍惜现在自己从事的这个职业,也意识到我们穿在身上的羊绒是非常珍贵的。

1641384463.61d58a0f0d86a.jpg


问:从品牌创立至今,一件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答:我们才刚起步,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成就或者特别值得书写的事情。但是,我会说,我们从一开始就坚持的“做一个有思想的、专注于针织的品牌”这个理念。时至今日,我们没有因为商业上或者其他的压力或吸引力去改变,我们还是那个为现代女性思考的、将我们的情感和情绪带入设计中的钟情于研发、实验、探索的独立针织品牌。


问:当初你为什么会选择做一个针织类女装品牌?

答:确实是因为太喜欢做针织了!读书的时候我学过其他品类的设计,但是最终发现当我坐在针织机前,用尽全身的力气不断来回刷动机器的时候,才是我最快乐和最能找到自己的时候。我喜欢逛学校的纱线室、研发面料、尝试突破创新与结合,这种感觉很奇特,就像我终于找到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样,是归属感让我选择了针织,而非其它。


问:2017年上海时装周做展的时候,你的设计还是以SHA SHA WONG的名字出现,到今年正式发布自己的第一个成衣系列,为何会给品牌取swaying这个名字?

答:去年我刚刚从RCA毕业,回来参展的是我的毕业设计作品。那个时候我对于所谓“品牌”还没有太考虑清楚,因此就决定不要冒然地取一个以后可能还要修改的名字,所以就用了自己的本名来参展。然而经过了几个月的沉淀思考以及在这个行业开始摸爬滚打,我开始为自己想要做的品牌定性并且取名。swaying,一个很奇妙的词汇,它代表着一种动作——摇摆、摇荡、来回穿梭,就像我做针织时机器的律动一般;它也代表着一种心情——随风摇曳、轻松愉快,诚如我做针织时候自己的心情一般。这个词很适合我对针织最原始的热爱,站在机器前,快乐地用双手编制自己的心情,这很美,很让人开心。


问:为什么在厦门帮渔民编渔网的经历能够成为你的灵感?

答:其实那个渔民是我姑丈,教我编织渔网的人是我姑姑,以前在我们海边的小渔村,没有什么生意,没有什么工厂,渔民下海打鱼,妻子在岸上编网顾家。渔民带着妻子的爱和家的梦想在海浪中拼搏,妻子在家里带着对未来的希望和对丈夫的担忧努力,这个回忆很美好,很奇妙。会有这样的灵感,其实是源自我在做第一季前对“我为什么那么喜欢针织”这件事情的追溯。机缘巧合下,让我回忆起了人生中第一次“编织”一件物品的经历——就是你提到的这个在海边编制渔网的经历。这个回忆的出现,让我觉得也许从小我就注定了要做这一行,也许“编织”一直以来便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词汇。


问:类似“厚实的针织和轻薄的纱线”等,这些设计中的对比是有意为之吗?这样的对比为你的衣服增加了怎样的效果?

答:其实从我毕业设计那一季《as air as stone》里面就可以看出,我对于在一个作品中呈现质量、重量、密度的对比,一直都是比较有所在意的。这可能是源于我在上学时延续下来的直到今天都还留有的对新型面料开发的兴趣上。对我来说,把不同性质、不同形态的线材结合到一起去创造新的面料和感觉一直是一种很美好的事情。所以延续到现在的设计思路上,我觉得通过相差很大很具对比性的感觉和视觉比对,不仅能从感观上给予大家冲击,还能用更强烈的设计语言来表达作品想要表达的感情。


问:马海毛和牦牛绒,这两种面料的特点?

答:我们这次(2018)用到的马海毛是意大利进口的kid mohair,有别于传统的马海毛,因为支数比较小,所以比较轻薄,也更加的柔软、纤细、亲近肌肤且完全不会扎皮肤。本次我们使用的牦牛绒产自西藏。比起羊绒来说,牦牛绒更加耐用,不像羊绒那么娇贵,而且同样用量的布料,牦牛绒则更加保暖。


问:除了马海毛和牦牛绒两种面料,在纱线的选择上,有怎样的考量呢?

答:除了上述的两种面料外,此次我们还使用了电脑针织机能使用的最粗的羊毛仔纱线,通过双面平织来呈现一种较为厚实的感觉。此外我们还有采用一款非常细的纱线,呈现出来的效果近似于欧根纱。将这样具有反差效果的纱线通过织法和技巧结合在一起,呈现出一种对比的夸张感,和多层次的情感表达。


问:你在做设计的过程中,是如何做到将面料运用得这么巧妙的?

答:对于面料来说,我一直是有自己的坚持和思考的。面料是一件衣服的基础和必然所在。它是全部设计的载体,同时也是最需要考虑的设计本体。因此在对于面料的选择上、对面料的开发和应用上、对面料的特殊处理和安排上,我都会比较在意且用心。


问:一些纱线织得比较密的单品会比较容易出现勾丝的状况(比如那件像渔网的连衣裙),会在实穿性上有所影响吗?

答:确实,勾丝一直是我们在设计中想要去避免和解决的实穿性上的问题。那一件看起来像渔网的连衣裙(其实就是渔网,哈哈)其实就如市面上很多类似的网纱裙饰一样,在穿脱时需要比较小心,但是我们相信能够认可并喜欢这件衣服的客户们,她们一定也会爱护和在意对她的保护的。不过我们当然会在未来的设计作品中,特别是除去show pieces以外的commercial pieces里,减少这样的可能性。


▼swaying2018~2022成衣系列


swaying2018秋冬系列,swaying的第一个成衣系列中,试图在其记忆中最初的地方——厦门海边的小渔村,找寻最为简单而纯粹的情感,用马海毛、牦牛绒、粗织羊毛、纱等考究的面料编织出设计师对梦的情感以及对现代女性温柔、坚强、质朴、独立的畅想。



Swaying 2019春夏系列,在时尚工艺产物下有一种针织边缘叫做废纱的材料,swaying2019春夏系列将这些被遗弃的美好细节和局部身体形成关系,让它们成为服装中的一部分,改变它们存在的意义。


swaying2019秋冬系列,用羊绒、马海毛和水绒羊毛这样柔软的材质作为载体,希望通过这些触感极致柔软细腻的材质,来包裹穿着者敏感、柔软的内心。通过大廓形的设计,建立舒适的庇护所,帮你守护着这些最珍贵的自己。而对于大量亲肤透明纱线和金属丝线的运用,则呼应着女性身体与内在的美好。



swaying2020春夏系列,以“Time Distortion/时间扭曲”为概念,引发女性与时间关系的思考。人的自觉是从身体开始的,所以身体也能最先感受到时间于我们自身的联系。用真丝纱线和闪光纤维交织出柔软但不矫揉的缥缈意象,隐约的肌理浮游于身体,以考究面料重现温柔且坚韧的独立女性形象。



swaying2020秋冬系列,以“YUAN”为主题,关于情感关系的再连接。疫情迫使我们回归“家”这个单元,系列希望通过织物串联起散落的图像回忆,就如同串联起我散落在各地的家人一般。



Swaying2021秋冬系列,主题为“standing in the wind” 运用了苏格兰糙羊毛描绘凛冽的风和高原的青草味,可塑性纱线作为新加入的材质,质感跳跃形成变化,具有标志性的马海毛、羊绒、水绒羊毛材质依旧为所有人提供温暖的保护。



Swaying2022春夏系列,阐释了何为“肌肤之亲”。当我们与他人拥抱时,相互触碰、交叠的肢体让皮肤变得温热,而这种肢体接触所留下的余韵,将永远印刻在我们的记忆中。为记录这种感觉,设计师将欧根纱引入水溶羊绒之中,让服装兼具欧根纱的轻盈和羊绒的柔软,辅以镂空钩针与质密的织法,让裙装在贴合肌肤时不会显得厚重,而是恰到好处地呈现出身体的轮廓。

1641384964.61d58c042257f.jpg

1641384964.61d58c04de9ef.jpg

相关文章

相关视频

相关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