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织最美人生的先生 ——最长寿的织女,杨绛先生

作者:编织人生 时间:2016-06-24 02:22 阅读:9151 标签: 杨绛先生 最长寿的织女

编织最美人生的先生

——最长寿的织女,杨绛先生

 (编织人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这是文坛老人杨绛先生利用一根笔杆、两根棒针、一根毛线编织出的人生写照。

 

“最才的女,最贤的妻”

 

  杨绛,本名杨季康,是我国著名的女作家、文学翻译家,钱钟书之妻,也是105岁的编织手工者。

6_副本.jpg 

杨绛先生穿着自己亲手编织的蓝色家常毛衣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这是钱钟书对其妻为他织毛衣的赞赏和珍爱。记得曾看过一篇报道,女记者戴着一条围巾去杨绛先生家,没想到杨先生竟一眼看出了围巾的织法,原来,钱锺书先生和其女儿钱瑗的很多毛衣和围巾都是杨先生自己织的。杨绛先生对钱钟书的照顾是半母半妻式的,这一点钱钟书也是承认的。

10.jpg 

杨绛先生和钱钟书

 

    杨绛先生原先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她说在最闲的时候,也总是一面看书,一面织毛衣,把双手练成自动化机器。到后来二战爆发,日军侵华,杨绛的父亲、姑母被日军射杀。杨绛回国,开始步入剧坛,创作剧本的同时,还一面教课,一面充当灶下婢,一面创作,一面又织毛衣。

9.jpg

杨绛先生为先生编织的毛衣

 

    在钱钟书眼里杨绛是无所不能的人。生活中的钱钟书笨拙,书呆子气十足,杨绛体贴关爱,并用她的幽默把这一切智慧化了。她对钱钟书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不要紧”。台灯弄坏了,“不要紧”;墨水打翻了,“不要紧”。杨绛的“不要紧”伴随了钱钟书的一生。她对爱情的诠释不是Iloveyou,而是Ido,Ibe。有一次,杨绛要捐掉她为钱钟书织的一件毛衣,钱钟书却抱住不放,说:“慈母手中线。”对于从小嗣出的钱钟书而言,这样的爱情该值得何等珍爱。

3.jpg 

7.jpg 

“慈母手中线”

 

    在百岁之际写下的散文集里,她说,自己一辈子“这也忍、那也忍”,无非是为了保持“内心的自由,内心的平静”。而其夫钱锺书用这样一句话评价妻子:“最才的女,最贤的妻。”她绝无仅有地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个角色:妻子、情人、朋友。

 

淡泊宁静,简朴低调

 

  “如要锻炼一个能做大事的人,必定要叫他吃苦受累,百不称心,才能养成坚忍的性格。一个人经过不同程度的锻炼,就获得不同程度的休养,不同程度的效益。好比香料,捣得愈碎,磨得愈细,香得愈浓烈。”

 

   正如她说的这段话,读懂了生活的真谛。

1_副本.jpg 

 

    杨绛是智者,这种智慧与修养反映在她的婚姻生活中分外精彩。她出身名门,是满脑子西方文学经典的MissYang,是家世丰厚、养尊处优的“四小姐”,却在婚姻生活中默默地学做一切大家庭中儿媳妇所担负的琐务,敬老抚幼,诸事忍让。尤其是战争时期动荡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大家闺秀降为“灶下婢”,尽管十分劳累辛苦,脸上总笑眯眯的,没有丝毫委屈怨尤的表情,还在灶旁炉边完成她的剧作。

 

杨绛先生在新年里也会穿着几年前亲家母送给她的毛衣,袖子补了很多补丁,俭朴却也整洁。

 

我们仨

 

  “我的一生最美好的场景,就是遇见你。”

4.jpg 

 

   “钟书曾逗阿瑗玩,说《围城》里有个丑孩子,就是她。阿瑗信以为真,却也并不计较。他写了一个开头的《百合心》里,有个女孩子穿一件紫红毛衣,钟书告诉阿瑗那是个最讨厌的孩子,也就是她。”或许是对杨绛织的毛衣特别珍爱,剧本设定的角色都会有毛衣的影子。

 

    后来女儿的去世,钱先生身穿中山装,里面是杨绛亲手织的毛衣毛裤,阿媛为爸爸做的一条厚裤,杨先生是想让她和女儿的爱及绵绵深情永远陪伴他。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一九九七年,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未,钟书去世。二零一六年五月,杨绛辞世。幽然去天堂里实现“我们仨”的相聚。

 

不断成长,坚持下去的力量

 

   “有些人之所以不断成长,就绝对是有一种坚持下去的力量。”是的,正是因为现实的粗鄙,时代的浮躁,让杨绛先生的那份厚重与从容,显得那么弥足珍贵。为爱人为女儿编织毛衣,是因为女人的心,是妻子对丈夫、母亲对儿女的深情厚意。

2.jpg 

 

    编织,念记于心,正如杨绛的存在,会感觉心底踏实,会觉得浮躁的生活里终究还是有一些能够定海的神针,让这个躁动的世界里,安放压在心灵最底部的那一点点踏实安稳感。

 

    作别杨绛的优雅,那个离我们很近却又很远的老人:“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